台灣牛樟芝在中醫臨床的應用與發展

 2017-08-30

 

兩岸醫界2017 Vol. 11

最專業的「兩岸生技醫療產業」雜誌

特派記者/遊宏琦 攝影記者/張雍蘆 編輯採訪

 

作者簡介:蘇志誠,中國中醫師、福建中醫藥大學中醫學博士

 

自1990年由中國臧穆教授與台灣蘇慶華博士在雲南共同發表台灣牛樟芝為靈芝屬,是首度被以中藥材的面貌向世人展現,亦如神農嘗百草般的故事,台灣牛樟芝亦有民間用藥的傳說,因為天然牛樟芝寄生於腐朽牛樟樹,而牛樟樹早期主要生長分佈於台灣的中高海拔林地,所以相傳由台灣原住民最早就地取藥,作為族民解宿醉、牙痛或身體遇感不適之治療用藥,甚至相傳來自大陸於台灣宜蘭地區的開台先民吳沙中醫師也是使用台灣牛樟芝為臨床中藥,所以牛樟芝在台灣民間應用為中醫臨床治療用途已有逾300年之久,而首次見諸醫學文獻則是在1987年台灣嘉義地區蔡吉雄中醫師所發表的牛樟芝在臨床的主治應用。

 

回顧台灣牛樟芝藥用歷史,似乎可見到1990年是時間的分水嶺,台灣牛樟芝不僅在命名學上受到台灣學術界的高度重視,也同樣台灣牛樟芝的藥理特性受到諸多藥學或應用化學等專家、博士們相繼投入研究,至今在台灣發表碩、博士論文也超過400篇,深入剖析其藥用植物的生物特性與化學結構,但也漸模糊其在中醫發展為植物用藥的巨大潛力。

 

從牛樟芝為台灣的地道藥材的觀點,正如佘自強在《中草藥便典》提到,百藥單用、功效獨特、一花一草、皆為良醫。 而台灣莊一全博士也詮釋牛樟芝是“單味藥具複方效果,或如諺語所言“單方氣死名醫,說明台灣牛樟芝當然可以發展成一味具醫療效用的中藥材,但也並非治百病,或單用即可戰勝某一疾病,因為從中醫的看疾病的發展機理,首先就發病的三因學說論析,疾病發生包括內因、外因、及不內外因,疾駛在人體是會傳變的,當疾病單純是由邪氣入侵,且尚在演變的初期,以單藥發生獨特療效,功同神醫也未嘗不無可能;但也是很有趣的中醫論點,每個人是不同個體,相同外型同時發生在兩個不同人時,其疾病發展的途徑與變化,也是因人而異,所以有同病不同治的中醫論說,這也是所有單味藥在發展為治療用方時,所面臨到最大的限制,台灣牛樟芝也是同樣有相同的境遇。所以當台灣業界努力將牛樟芝塑造為萬靈妙藥時,在作為推展醫用藥上的艱難程度是顯而易見。

 

從中醫方劑學的用藥治療原則,組方中各依其藥性、歸經、以及使用藥量分別可為君藥、臣藥、佐藥、以及使藥的功能,牛樟芝已被大陸定位台灣的地道藥材,所以在臨床上治療應用的範圍是增大擴張的,如筆者在2013年發表的「台灣牛樟芝的性味、歸經與功效研究」,牛樟芝的性味為辛、苦、微甘、歸肝、膽、肺經,作為清熱解毒、消癰散結,用以治療肝鬱脅痛、癥瘕痞塊的肝腫瘤疾病,在組方使用上,可在患者早期或中期病徵時,應用牛樟芝在組方中為君藥用以治療,但腫瘤患者中晚期或晚期時,牛樟芝在組方中的應用不一定是君藥、或是更合適作為臣藥或佐藥。又如今年筆者在中醫防治阿茲海默病的研究,以樟芝升百湯在阿茲海默病模型大鼠的藥理實驗上,顯示出該組方具較佳療效,而牛樟芝在組方藥理功效上則為使藥,以其功效清熱去火、兼以醒神。由上可知,牛樟芝在臨床治療的用途,不再侷限以往的腫瘤治療或解酒,甚至從預防醫學的保健用藥,牛樟芝的長期用藥總量將不亞於治療惡性腫瘤的短期快速用藥總量。

 

當然依牛樟芝的藥性與功效,應用於臨床治療的範圍,也不限於上述藥效的功能範圍,目前台灣業者對於訂定牛樟芝子實體或菌絲體的藥物標準,已有多年的討論,雖然無法取得一致性的意見,但這不妨礙在中醫臨床上的應用,這也是中醫藥的特性之一,由於中藥材不僅可使用原料藥,應用其原始基本藥的性味與功效,當中藥材經炮製後,有時可限縮其功效、改變性味,但也可能改變其功效與性味,豐富其治療上的應用範圍,而且在中藥材應用上,更不會討論是原料藥功效好、抑或炮製藥的好,這即是臨床治療仍然回歸論證辨治,因病患的病情而異,或病情的發展,無論是選擇原料藥或炮製藥,皆是依病情治療需求而定,就算是廣為世人所用的韓國高麗紅參,也不是原料藥,而是炮製藥,因此不妨將菌絲體的牛樟芝當作炮製的一種方式,如此在治療上也是多了選擇性,但對於栽種或培養的基質,仍須回歸子實體來源的本質,否則就難以稱為「牛樟芝」。

 

以人參為例,中醫方劑學中有獨參湯,單用人參作為急救灌治陽虛症患者,在此不僅是君藥,也是單一味藥,但其治療用藥的範圍就不大,但人參在方劑上應用,以其補虛藥的功效,可以應用在治療上的功效範圍即十分廣泛,也非要擔任君藥角色,無論是臣藥或佐藥,皆無損其數千年來在中藥材的地位,所以台灣業者在發展牛樟芝為醫療用藥時,從西醫藥理上的研究是可以符合國際潮流趨勢,但如能省思回歸中藥材的定位,從牛樟芝的性味、歸經與功效多加探討,從而深入探討方劑組方中加入牛樟芝的推廣與研究,不僅是將牛樟芝推廣患者使用,更重要的是讓中醫師熟悉牛樟芝,因而產生更多的牛樟芝相關組方,造福患者,形成牛樟芝生產業者、中醫師與患者之間的良性循環,對人民社會也是大福氣。